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深夜我把燈打開

深夜我把燈打開,頓時滿屋清輝。
  於這方靜謐、安寧的夜,我被寂靜的旋律俘虜。翻一翻書本,目光輕快地潛入詩行。尋覓中,我被囚禁在詩歌的城堡,身心被深情的語言撫摸。
  先秦屈原《離騷》、《九章》,漢魏六朝曹操《觀滄海》、蔡文姬《胡笳十八拍》,五代十國李煜“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”,唐朝李白“三萬六千日,夜夜當秉燭”、杜甫“會當淩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,宋朝李清照“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”、蘇軾“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”,清朝納蘭性德“夜深千帳燈”,現當代李叔同“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”、艾青“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?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”、舒婷“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”、席慕容“如何讓你遇見我,在我最美麗的時刻”、徐志摩“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;我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”、戴望舒《雨巷》“丁香”......眼前百花盛開,滿目的美麗,滿腔的喜悅,將水似的心放飛。
  舊曲新唱古人心,古今性情一樣真!一詠三歎淚盈眶,高山流水有餘音!繞梁琴音動心弦,且把情懷寄詩文。詩文尚未達此意,幽幽思緒漫古今。
  心緒蕩漾又蕩漾著的一池春水,將所有的矜持全都沖刷得無影無蹤了。我撿起午夜沒有響起的鐘聲,一下一下叩響繆司的心扉。
  偶然望一望窗外依然深沉的夜色,星星沉浸在煙霧飄渺的暇思中。優柔的夜風飄送茶香沁入心脾。我欲枕書而眠,仿佛看見丁香花盛開在月光下。
  在花樹下,我做著丁香一樣的夢,幸福的惆悵悄悄的在心靈的山谷裏流淌,宛如沒有奏響的樂章。
  相逢如歌花錦地,淡月如詩當橫笛。悠揚一曲蕩浮華,思緒高昂絮語低。星光如燈笛聲遠,月華傾瀉金風細。柔情滿腔思念稠,恍然如同在夢裏。夢遊心海雙乘舟,杯酒更盡泛波去。踏歌聲中千杯少,風舞清影人如玉。淺吟高歌皆同醉,相逢何必曾相識。
  深夜我把燈打開,清輝伴長夜直到天明。
返回列表